一千天的变与不变,现代化仍任重道远

一場猝不及防的劇烈爆炸,一場氣勢恢宏的盛大閱兵,沒有任何人能料到,習近平執政一千天之際,近在咫尺的天津和北京,會有如此強烈反差的場景。

一次震動全球金融市場的股市崩盤,結果是G20財長會議積極支持中國經濟的深化改革措施。沒有任何人能料到,中國經濟已經無法不成為全世界經濟體深刻关注的議題。

然而這就是今天的實情,也是以后相当長時間中國會呈現的常態。一方面,盛世仿佛已經來臨,國際影響今非昔比,執政黨好像無所不能,可以讓數以万計的解放軍和武器裝備分秒不差地在天安門前接受檢閱,每個細節都尽在掌控,甚至能干預天氣變化,制造出“閱兵藍”奇跡。而另一方面,在國家治理中,各种問題又層出不窮,制度設計漏洞百出,法律規定形同虛設,股市運行如同賭場,從城市管理到消防救災,從放任股市從業員的非法操作到不尊重法律粗暴管理市場,每個環節都粗糙落伍,嚴重缺乏專業素養和人才,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嚴重落后。

要正確認識今天的中國,就必须同時看到這兩個方面。對中國发展的研判,對習近平在過去一千天執政成績以及仍然面臨挑戰的局面,也必须同時看到這兩個方面。也就是說,既要看他能如何籌划經濟和社會的发展,获得了極大的成績,讓中國人民過上好生活,推動中國崛起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全球大國,讓中國成為推動世界格局積極重構和政治文明多樣性建設的关鍵力量,又要看他能在多大程度上提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水平,讓人民對公平享受社會发展具有更為感性的直觀認識。

對于中國共產黨這個中國唯一的執政黨而言,還必须要讓人民真正接受自身的理論體系、認同其價值取向,只有讓人民享有更為廣泛的民主權利和言論自由,才能成功推進國家治理的現代化。

一千天前,当習近平剛接任總書記時,中共的理論體系和價值取向正面臨各种思潮挑戰。不少人認為,那些專制和八股氣息濃厚的理論體系,已經與現代政治社會格格不入,領導干部的貪污腐敗、紀律渙散,更是和中共的價值取向自相矛盾,嚴重冲擊著執政黨的群眾基礎。

一千天后我們发現,中共透過反腐整風努力向其傳統價值觀回歸,已經重拾人民信任;極左和極右的聲音都在消退,当初在各种思潮冲擊下几無招架之力的中共,在構建和傳播其新理論體系上越來越積極主動,這一過程始終有習近平的身影。這位新生代領導核心发揮了無可替代的主導作用,展現了深厚理論功底和政治自信。習近平引領下的中共不再擔心傳統思想會動搖理論體系,也不再回避對馬克思主義的反思,在對历史虛無主義和馬克思主義教條化的強烈批判中,習近平明確提出共產黨要“老老實實、原原本本”地學習馬克思主義,要求中共的理論體系必须根植于中國人自己的历史,必须以中華民族的思想文化價值為主體。

一千天前,人們對改革的認識正陷入什么是“政治體制改革”的激烈爭論中,以及改革因為來自利益集团的阻力可能無法繼續進行下去的焦慮里。現在,“全面深化改革”成為習近平的政治標签,改不下去的擔心已成杞人之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等“四個全面”成為施政理念的关鍵內容。習近平被譽為中共历史上積極推動改革的領導人之一。特别是由他提出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第五個現代化”,既著眼于解決國家治理中因為體系和能力落后而不斷爆发的實實在在的具體問題,又順應了中共從革命黨向執政黨的角色轉變,已經成為中國改革和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今天的“政治體制改革”已經不再是左右撕裂的激烈爭論,而是正圍繞人們期待的,以依法治國和制度重建為基礎,以提升執政效率和提高為人民服務的品質為主題向前推行。

一千天前,腐敗是中國最嚴重的政治問題,也是人民意見最強烈的領域。長期的嚴重腐敗,不僅造成黨群关系疏離,影響人們對社會主義的信心,從根本上動搖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而且扭曲了中國人的價值追求,整體上拉低了中國社會的道德水准。中共對腐敗可能“亡黨亡國”的嚴重后果心知肚明,也不可謂不重視,但反腐成績一直不能讓人民滿意。習近平上任后很快就扭轉了反腐頹勢。他操刀必割,反腐無禁區,已經打掉了一百多只大小老虎和不計其數的猴子蒼蠅。在持續的高壓嚴打下,舊的官場文化正在解體,新的吏治文化正在形成,更長效的制度建設開始被提上日程,而這不僅迅速鞏固了習近平在黨內及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更極大地提升了人民對執政黨的信任,扭轉了外界對中共反腐習慣于高舉輕放抑或政治斗爭的固有認識。反腐,已經成為習近平上任一千天來給外界留下印象最深刻的領域,也是黨員、群眾對執政黨和中國社會變化最為直觀的認識。

一千天前,習近平是在世界格局因為中國崛起而可能被重構的历史性关鍵時期当選中共總書記。回顧历史,近代以來,滿清封建統治終結,北洋軍閥和國民黨政權退出历史舞台,原教旨共產主義的苏聯轟然解體,“文革”被中國人民唾棄,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新經濟模式和思想認識在中國落地生根,一個曾經虛弱不堪、任人擺布、被貶稱為“東亞病夫”的古老民族又重新煥发了生機。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持續快速发展,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社會,更在全球范圍形成了范式轉移,推動中國在向世界舞台的中心回歸。習近平順應了這樣的大勢,從“韜光養晦”到“積極有為”,對中國外交戰略進行了徹底調整。

一千天來,大國外交、周邊外交、发展中國家外交等推陳出新,“一帶一路”“亞投行”“上合組織”擴容等棋子落定,中國外交发生顯著變化,世界中心加速向以中國為代表的亞洲和发展中國家轉移,一個更加公平正義的全球格局正在建立。G20財長會議集體支持中國經濟深化改革,以及不久前北京的抗戰閱兵在某些國家的抵制下,仍能吸引數十個國家政要和國際組織參與,已經說明了中國外交戰略調整的成功,也說明世界大勢所趨,并不以一些過氣政客的老舊意志為轉移。

習近平上任之初,我們就期盼他能以偉大政治家的標准來要求自己,回報历史賦予的機會,開創一個新的“習近平時代”。一千天后,当我們梳理這段历史,能发現他確實沒有辜負期盼。一個新的時代已經到來,習近平获得了中國人民的普遍信任,已經成為共產黨新生代領導核心和毛澤東、鄧小平之后最有影響力的領導人。有媒體稱,習近平是“中國首位真正的全球領袖”。我們也認為,他已經喚醒中國,正引領中國崛起成為一個真正意義的全球大國,讓中國成為推動世界格局積極重構的关鍵力量。

然而,挑戰依然十分嚴峻。天津爆炸就凸顯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嚴重落后的事實;股災和對市場的粗暴管理不僅暴露了落后的治理能力,還與不斷加大的經濟下行壓力一并表現出中國依舊在艱難地摸索符合“新常態”的經濟結構。活躍于新疆和西藏等地的民族分裂勢力折射出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迫切需要調整;香港占中和政改方案被否決,說明中共的領導層對“一國兩制”和香港政治社會的認識還沒有達到游刃有余的地步;台灣政治和經濟社會的變化以及極可能出現的新一任民進黨總統,將進一步考驗中共處理兩岸关系的政治智慧。全球格局的調整,因為挑戰西方已經主導了四百年的意識形態必然阻力重重。輿論場這一千天來的硝煙紛爭,對不同認識、聲音和人民內部矛盾動輒要用專政手段“亮劍”“斗爭”,更拷問執政黨政治思維和話語體系現代化的程度。對中共而言,必须在深刻反思历史的基礎上,明晰今天社會結構和思想認識多元化的現實,樹立更開放、包容的執政理念,不再用非黑即白的一元思維來管控社會、激化矛盾。在從革命黨到執政黨的角色轉變上,在社會治理理念和治理手段的現代性提升上,執政黨還需要繼續努力。

一千天已經給中國帶來深刻改變,已經喚醒了中國這頭沉睡的獅子。但是,一千天以來暴露的問題,也顯示出中國要實現現代化目標任重而道遠。這些問題所帶來的挑戰,轉化為人民的期盼,會和過去一千天一樣,繼續考驗著領導人的魄力、擔当和政治遠見。

繼續了解

打破左右,做回傳媒

西方媒體植根于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環境和文化,往往對其他不同文化及其賴以形成的本土因素缺乏考慮。当他們對非西方世界進行詮釋時就顯得蒼白無力。

中國崛起之勢,今天已成為世界之勢。重要的是,中國并不遵循西方過去的套路,中國是通過自己的道路和方法崛起,無論從經濟、政治、文化等各個方面,都超越当前西方主流思想的認知,這讓他們詫異,也讓他們好奇,更多是思維上的無法理解。关注中國、重視中國,不等于就認識中國、理解中國。這正是多維新聞在新的世界格局下存在的意義和使命:即通過我們對中國的認知和分析,展現給世界,中國是個什么樣的國家,以及它將帶給世界什么樣的改變。

新聞不是簡單的信息傳達,不是信息的堆砌,而是理念的轉述,理念的傳播。

除了讓世界認識中國,我們也希望能引導中國人從世界的視野思考中國。在信息爆炸的網絡時代,“思考”已成為一件“奢侈品”。它不僅需要內容,還需要環境、時間、激情;更需要由思考點燃思考。

因此,我們出版《多維CN》,希望從網站的電子平台,進一步通過白紙黑字,除了帶給讀者新的理念,還希望給讀者打造更適合思考的“媒介環境”。

中國在1949年后經历了文革的政治時代,又經历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改革開放時期,它集中了力量发展經濟,好處顯而易見,弊端也造成了一些人價值觀的扭曲以及缺乏對國家未來的思考。今天,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正面對一個新的政治年代,人們應該在发展經濟的同時,認識中國政治,思考中國前途,关心中共在這個國家的施展作為,重建激情,讓它汇聚成一股推動中國進步的能量。

一個媒體的個性,并不是短期內就可以打造的。多維新聞亦是經過了長年累月對中國政局解讀的“历史經驗”,才能在廣大讀者的心中,建立起公信力和權威性。我們挑選了過去几年多維新聞九篇代表不同議題的文章,作為供讀者進一步了解即將面世的《多維CN》的鑰匙。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