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首頁註冊在線訂閱零售地址
您的位置:多維CN > 2018年040期

給世界另一種可能

多維 撰写

自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和歐洲債務危機相繼爆發,理論界開始對西方自由市場和資本主義體制進行反思與批判開始,「中國模式」或「中國經驗」就已經進入世人視野。2017年,「中國經驗」被正式寫入中共十九大報告,成為中國提供給其他後發國家進行國家與社會治理的參考。11月17日在出席2018年亞太經合組織(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時,習近平發表主旨演講稱:「一個國家走什麼樣的道路,只有這個國家的人民最有發言權。一副藥方不可能包治百病,一種模式也不可能解決所有國家的問題,生搬硬套或強加於人都會引起水土不服。」這是在回應西方對中國制度道路抨擊的同時,展現了世界後發國家在制度與道路選擇上拒絕西方制度霸權的思考。

鑒於文化傳統、歷史遭遇和現實國情不同,人類社會確實不能用一副藥包治百病。文化傳統是一個社會的歷史基因,凝聚過去的經驗和智慧,構成一個社會的底色,決定其未來的演進方向,具有必然的色彩。歷史遭遇是指特定經歷,雖帶有一定偶然性,但往往是一個社會的節點,在相當程度上影響其發展軌跡。現實國情則是一個社會最基礎的存在,作用甚於馬克思(Karl Marx)所說的「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三者之不同,決定一個社會的藥方和模式必然存在區別,強行以一種模式為尊,既是對人類文明多樣性的限縮,是思想上的懶惰,一定會造成削足適履,水土不服,嚴重的時候可能釀成治理失敗乃至社會崩潰。

以此邏輯來審視世界範式轉移下的中國崛起就會有某種啟發意義。長期以來,西方發達國家主導近200年的世界政治經濟秩序,創造了一套社會發展、處理國與國關係的模式,即社會發展奉行自由主義民主和資本主義,處理國與國關係遵循民族國家基礎上的威斯特伐利亞體系(westphalian system)。

這套模式確有合理性和積極意義。自由主義倡導的自由、民主在過去數百年是思想啟蒙的核心內容,培育了現代公民意識,展現了對人性的尊重,其不少內涵現已成為人類社會核心價值。資本主義的情況同樣如此,它開創的市場經濟體系,極大激發了人類社會的創造活力,如今已是全世界普遍的經濟形態。威斯特伐利亞體系誕生於300多年前,確立了主權獨立平等、不干涉內政和勢力均衡等國際關係原則,民族國家從而登上歷史舞台並成為世界主流。

但隨著人類實踐的深化,這套模式日益暴露出各種深層弊端。自由主義本意是彰顯對人民意志的尊重,可在實踐過程中往往造成民粹主義、極端主義盛行,令社會治理陷入公地悲劇、非理性折騰和內耗等困境。資本主義開創的市場經濟體系固然偉大,但容易迷信市場作用,淪為資本拜物教,滋生了貧富兩極分化、利益集團劫持政治等深層次問題。這也是為何近些年以來,曾經風光無限的西方自由主義民主和資本主義頻繁深陷困境,發生諸如英國脫歐、極右翼捲土重來、社會撕裂和2008年金融危機的原因。尤其糟糕的是,當西方發達國家強行將這套模式輸入與其文化傳統、歷史遭遇和現實國情迥異的區域時,更是造成混亂無序,茉莉花革命以來西亞北非很多國家陷入內戰,造成了人道主義的極大災難,就是這套模式被強加於另一種異質文化的結果。

威斯特伐利亞體系雖然奠定現代國際關係的基礎,但由於帶有強烈民族主義色彩,本質上是一種民族國家的叢林狀態,造成不計其數的地緣政治博弈和對抗,一戰和二戰就是由此不幸爆發。有哲學家說,「西方文明確立了一個有效國家,但並未確立一個有效世界,根源在於西方文明習慣於以民族國家眼光看待和支配世界,而不善於以世界的眼光看待世界。」誠如斯言,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正是未能建立有效世界,致使過去幾百年來國與國之間多數時候被利益算計裹挾,以鄰為壑,給世界平添無數困擾。目前廣為海內外輿論關注的美歐嫌隙、美俄紛爭和中東亂局,以及美國主動挑起的貿易戰,深層原因皆是這套體系所致。

論道理,面對在社會發展、處理國與國關係上滋生的各種問題,除了說明西方模式要反躬自省,繼續改進之外,亦折射出西方模式並非「歷史的終結」、放之四海而皆準,應該探索新的模式。令人遺憾的是,西方模式挾過去數百年的強大實力,早已成為許多人眼裏的普世價值和終極意識形態,宰制了世人的認知,即使明明知曉存在太多問題,但往往因為一句「最不壞的選擇」作為藉口而被忽略,讓這套模式依舊佔據國際輿論主流敘事,問題如「溫水煮青蛙」,日積月累,遲遲得不到有效檢視。

而近些年來的中國崛起為解決人類社會問題帶來了另一種可能。在社會發展路徑上,中國儘管存在諸多亟待解決的短板,共產黨的專制與暴力情愫和現代化治理能力仍然非常差勁,但能在短短四十年時間創造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發展奇蹟,讓一個積貧積弱、封閉僵化的國家崛起為日益開放多元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就足以說明必然有值得認真對待的有益經驗。任何忽視或者反對這一點的人,都有裝睡之嫌,令人懷疑是意識形態作祟。而中國經驗概括而言就是有為政府和有效市場的有機結合,既反對政府包辦一切的計劃經濟邏輯,又反對迷信市場,而是要取政府和市場之長,在二者間保持最佳的動態平衡。

在處理國與國關係上,中國基於傳統天下智慧展現了不同於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世界觀,一方面倡導和為貴、天下無外,提出超越於狹隘民族利益算計的命運共同體,實行以共享發展為核心的「一帶一路」戰略。另一方面中國處理有歷史衝突或利益矛盾的國與國關係時,往往更具耐心、包容和真誠:在與越南、菲律賓的南海紛爭上,一直本著「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立足長遠,求同存異;在中印邊境衝突上,面對當時國內一片躁動的民粹民族主義情緒,展現了戰略定力和政治智慧;在對日關係上,雖然存在歷史宿怨和釣魚島爭議問題,但仍從大局出發,讓兩國關係撥開雲霧;在與美國的關係上,雖然特朗普(Donald Trump)主動挑起貿易戰,咄咄逼人,但依然願意以適度讓步達成談判共識,儘最大可能避免情況惡化。

中國這套經驗在西方發達國家主導的意識形態下並不被國際主流話語理解,甚至經常有人鼓吹中國社會發展路徑遲早要崩潰,中國的世界觀不切實際、過於烏托邦,甚至在中國國內,也有不少人這樣認為。事實證明,這套經驗確有效果,它為中國社會提供了穩定的公共秩序,讓中國成功實現崛起,為中國創造了良好的國際環境。當然,在處理對美關係上,中國這套經驗暫時未能止住美國的貿易戰,但這不僅是中美結構性矛盾決定的困局,非中國單方面所能改變,而且這樣的困局本就是威斯特伐利亞體系所致,只有中國這種和而不同的天下觀才有可能緩解。事實上,中美貿易戰目前能維持在可控範圍內,背後離不開中國的天下智慧。未來中國只要繼續延續現有方法,保持定力和耐心,相信定會有助於中美關係正向發展。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只要外界能放下先入為主的意識形態偏見,走出思想的樊籠,在文明多樣性的開放視域下審視中國經驗,就會發現其之於解決人類社會問題的意義。既然西方模式已經遇到問題,必須修正,並非終極真理,那麼何不給在過去四十年創造發展奇蹟的中國經驗一些時間,讓其能與西方模式良性競爭,從而為人類社會的發展道路提供更多可能呢?

  • 從鄧時代到習時代 中共失去試錯的勇氣了嗎?

    改革開放四十年,可以說中國取得了極大的成就,被世界公認為「中國崛起」或「中國奇蹟」。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無論是中共官場還是中國社會,都需要更充分的試錯空間。

  • WTO改革的虛與實

    中國關注的是WTO能否在堅持基本原則、維持並擴寬功能的同時優化自身的組織結構,擺脫現在的生存危機。而對於發展中成員和差別待遇合理性的認同則說明中國可能會很難在這個方麵對美歐日等國做出大的讓步。

  • 中國民生銀行研究院黃劍輝 「矛盾凸顯期」到來 下一步怎麼走

    政府和市場都不能越位、錯位、缺位,而是要到位,市場不能過多去做政府該做的事情,政府也不能過多幹預市場。

  • 民進黨失敗不代表吳敦義成功

    無論是黨內互打還是盧秀燕的選情,都顯明國民黨始終以自身利益為優先考慮,始終沒有將國民黨的整體利益,放在第一重要位置。

  • 1元仙股終退市 A股生態演變的開始

    中弘股份,成為中國A股市場首家因股價20個交易日連續低於麵值而被強製終止上市的公司。之後就是處理退市事宜了。

  • 中國如何與全球右翼政府打交道

    右翼民粹主義給全球政治帶來了巨大的挑戰,並且增添了未來的不確定性,中國或無法避免與這一勢力的相互博弈和摩擦。

相關閱讀

對話房寧:現代化就是要適應多元社會

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房寧接受多維新聞專訪時表示,現代化治理要適應當今社會的多元化階層、多元化價值觀,但絕不是以西方社會為參考標準。

特朗普的勝利對於北京的重大意義!

人才逆向淘汰 特朗普成了最終的贏家

走出去!中國NGO的責任與擔當

美媒:習近平成功創造挑戰美國領導力願景

《金融時報》:亞投行已打敗西方模式

日本和美國就像格勞喬·馬克斯,并不急於擠進新俱樂部。如果亞投行能像初期播種希望時那麼有效地運營,用不了多久,東京和華盛頓都會搶著加入的。

反思西方民主 我們需要怎樣的政治家

中國要不要減免死刑 貪官要不要殺

黨報解讀“中國模式”成功原因:一國四方

黨報稱中國模式不是“蘇聯模式”衍生品

熱門新聞
下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
上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