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首頁註冊在線訂閱零售地址
您的位置:多維CN > 2018年040期

香港觀察:言論自由岌岌可危了嗎?

王聖辰 撰写

最近,香港連續發生了幾樁關於異見者的事件,其中包括旅居澳大利亞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的展覽被取消,流亡英國的異見作家馬建舉辦講座一度遭活動場地管理方拒絕租場,而更為香港輿論和國際社會關注的,還是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前第一副主席、同時也是英國《金融時報》亞洲編輯的馬凱(Victor Mallet)繼被拒絕續簽工作簽證後,此前到港時連旅遊簽證也同樣被拒,這名資深記者近期持續被禁足香港的遭遇及上述事件,引發了外界對香港言論自由空間收窄的憂慮。

對此,香港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批評這一系列事件造成了「骨牌效應」,《彭博社》撰文指香港可能已被一些國家視為「中國的另一個城市」,香港7家傳媒組織更是發表聯合聲明,促請港府做出解釋……儘管連續三起異見者在港受到不同程度限制的事件引發軒然大波,但若拋開那些充斥於香港網絡平台的謾罵言論和朝野之間的宣泄指責,理性回顧這幾例事件,就會發現其真相與複雜,又遠非那些抨擊言論簡單一句「政治打壓」就能全然釋清的。

「政治打壓」疑雲下的馬建、馬凱事件

馬建此前在香港一家文化場館舉行的講座,可謂一波三折、接連反轉。早前以「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為由取消講座舉辦的主辦方,事隔一日後態度大調轉,稱擁護文學交流和言論自由,願再向馬建提供場地,講座才得以按原定計劃進行。這樣的反轉,難免引來負面觀感和廣泛譴責。

至於馬建,流亡英國的他,今次來港主要是為了宣傳自己剛出版的依舊含有大量篇幅諷刺中國政治及領導人的新書。入境香港之前,馬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不斷提及他認為事件幕後「有黑手」,更稱恐懼自己在香港街頭「被失蹤」。如今看來,提供講座場地的大館方面主動改變態度,事實上最終也並未發生所謂要配合「政治主旋律」進行的政治審查和封殺,而馬建本人的人身安全亦絲毫未受到過威脅,說明這種恐懼只是這些中國異見人士的「職業病」化的主觀臆斷,甚或僅是嚴重偏見所導致的猜忌和多疑。

正因如此,馬建事件的峰迴路轉,涉事單位的態度扭轉,從原先顯然不妥的盲目拒絕到後來改口,其實是知錯能改的一種表現,同時,這亦有力反駁了一些香港輿論指責馬建事件乃幕後有人操縱的無稽論調。如果真如這些陰謀論所言,馬建事件是港府在執行北京方面的指令,那這個決定又怎麼可能輕易改變呢?因此更證明了大館的決定,實屬個別民間機構自身的矯枉過正、弄巧成拙,而無關政治。

而與馬建事件不大相同的是,英國記者馬凱先不獲港府續簽工作簽證,後來又被拒以旅遊身份入境,看上去這一做法似乎有些過於直接而赤裸,很多人也因此認為這種有違香港以往慣例的處理方式,就是政治打壓。

那麼,「事實」又是如何呢?隨著馬凱事件不斷被炒作發酵,近期更多關乎事件的信息開始浮出水面。「香港01」早前報導出更多細節,其引述瞭解事件內情的權威人士透露,最初因為香港保安局考慮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FCC獲悉後對首次有香港政黨被禁感興趣,便萌生了邀約該組織召集人陳浩天演講的念頭。中國外交部便約馬凱私下交談,表達了不希望FCC邀請陳浩天演講的要求。馬凱當場的回話是,FCC邀請陳浩天屬於記者會正常操作,會按計劃邀請。外交部與馬凱的會面原屬私下交談,沒想到很快便「因一些原因而被曝光」,引發了後續外交部與馬凱、FCC之間的衝突。西方記者馬凱未將外交部的要求視為遊說,反而視作施壓,也不難理解,結果不能外泄的保密內容被馬凱公開,最終觸發「意外」的發生。外交部顯然認為馬凱將其「擺上檯」,破壞了雙方信任的基礎,所以「施壓」要求終止其工作簽證,而不是純粹因為他主辦了這個港獨講座。

超出預期的是,還有「意外」接踵而來。馬凱工作簽證續期被拒後,10月初入境香港時亦不獲發一般英國旅客的180天旅遊簽證。據「香港01」從多方瞭解到,香港入境處工作人員詢問馬凱打算留港的時間,馬凱因考慮到五六天後要離港,便如實告知海關工作人員,結果海關便只給了7天簽證,而非英國公民正常情況下獲得的180天簽證。隨後也就有了「馬凱旅遊簽證被拒事件」。可是「意外」還在繼續惡化,馬凱於11月初再度來港,據《金融時報》報導,香港入境處在沒有提供原因、「莫須有」的情況下拒絕馬凱的旅遊入境申請,更令這連串「意外」演變至今,實令人始料不及。而就連上述知情人士也認為,馬凱風波發酵至今,其實是很多本來不必要的誤會和「意外」所致。

個案為何總是「綁架」言論自由?

今年8月,主張港獨的原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左)受邀在FCC副主席馬凱主持的午餐會上演講,此事引發軒然大波。今年8月,主張港獨的原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左)受邀在FCC副主席馬凱主持的午餐會上演講,此事引發軒然大波。

令人遺憾的是,儘管馬建、馬凱的遭遇其實都不像外界想像那麼簡單,但當這些個別案例逐一出現後,香港許多人普遍會最先想到——這是不是又在打壓香港的言論自由?

疑慮既在,那麼就不妨一探究竟,為何這類事情如此容易被泛政治化?將馬建、馬凱事件的背景放在今天香港的狀況中觀察,其實便不難理解社會所說的那份「不充分的自由」究竟謂何了。事實上,由於中港之間長久以來缺少足夠的政治互信,加之香港殖民歷史的遺留和「一國兩制」實施初期出於安撫人心考量管治失之於寬,導致今天香港對內地政治、文化嚴重不信任和不願嘗試瞭解,而諸如銅鑼灣書店事件等負面新聞,過往又加深了港人內心對內地與國家政治的嫌隙和認知曲解,這些往事讓治港者的治港善意被抵消,為此付出的諸多政治努力,最終卻無法收穫良好的社會反饋,這一點,是需要引起治港各方深思考慮的。

比如說,就馬凱事件,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被一再追問後強調,「出入境政策是特區在一國兩制下的自治範圍,入境處長是按現行法律政策及個案而決定」,她也聲明,「港府一貫做法是不會公開評論、解釋或交代,這是國際慣例」。如此說法,還是過於傲慢了,因為如今香港本來就被認為多少存在一些過度政治正確的跡象,所以如此表述,恐怕只會火上澆油。

然而,今次幾樁事例同樣讓人們看到了外界對於香港政治乃至中國政治的很多嚴重偏見、自信不足和認識膚淺,很多陰謀論者及其追隨者到今天依舊不能獨立思考。這結果,就是民間和網絡輿論不斷製造政治誤解和仇恨,並最終污衊了香港乃至北京,甚至讓原本無事的社會空間不斷因此被惡化、撕裂。挾帶腹黑、臆測的政治交往從來都是不妙的事情,而更糟的是,它正在公共事務充中當著所謂精英的角色,攪混著社會的輿論場,這即是香港眼下迷惘的原因之一。

  • 新加坡學者解局中國之變:加快政治體製改革最為迫切

    研讀展望中國的改革開放,幾個支柱性條件是決不可忽略的因素,其中能否持續進行政治體製調整,將決定中共改革進程順利與否。與外部世界的互動交流,是中國改革開放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新加坡作為一個先進的現代化國家,為中國提供了不少可貴的經驗。

  • 「欽定」再現 中國二次改革中的習氏棋局

    十八大至今,習近平讓外界感受到了他的雄心與遠望以及足夠的魄力和膽識,可在一張藍圖繪到底的過程中,謀劃大棋局固然重要,確也應該明白於細微之處見真章。

  • WTO改革的虛與實

    中國關注的是WTO能否在堅持基本原則、維持並擴寬功能的同時優化自身的組織結構,擺脫現在的生存危機。而對於發展中成員和差別待遇合理性的認同則說明中國可能會很難在這個方麵對美歐日等國做出大的讓步。

  • 「歐洲聯軍」出籠 美歐斷裂印痕加深

  • 中選後的第一滴血 華府開啟新一輪角力

    兩黨各佔一院的局麵,令本就分裂的美國政治在今後兩年時間裏更具不確定性,唯一能確定的就是撕裂仍會不斷加深。此次中期選舉中出現的四大趨勢便是最好例證。

  • 福建泉港—從長壽之鄉到碳九災難

    碳九汙染事件後的眾生相,惶恐著籠罩泉港,有地方政府的刻意掩蓋真實事件時的惶恐,也有當地漁民得知一年徒勞後的惶恐。作為石化新城和長壽之鄉,泉州需重新思考經濟發展與生態治理之間的關係,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

相關閱讀

西媒爭議中國展示的新王牌殺器

中國30日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了一次大閱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了這次閱兵,并發表了講話。對於這次閱兵,西方媒體也是十分關注。

中印邊境對峙 印高官提撤兵條件

日媒:朝鮮28日所射導彈創多個全新特征

劉亦菲幹爹小女友晒哥大錄取通知書

日本男女平均壽命創新高仍被一地超越

觀察站:紅牆內外 北京打擊山頭主義這5年

孫政才的落馬,勾起外界對於“薄王遺毒”的好奇,神秘的政治詞彙背後,是中共對於山頭主義的高度警惕,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正經暦一次新政治的轉型。

溫碧霞走出婚變陰霾 與老公共慶51歲生日

被強製?蘋果商店下架中國區VPN

外國美女天安門前秀絕技引圍觀[圖集]

郭文貴周旋國際刑警取消“紅通令”未果

熱門新聞
下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
上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