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首頁註冊在線訂閱零售地址
您的位置:多維TW > 2019年046期

不只有嘻哈 他用饒舌反美帝

陳炯廷 撰写
鍾翔宇
獨立音樂人饒舌歌手鍾翔宇    獨立音樂人饒舌歌手

《你所謂的自由民主》這首取材自莫扎特《安魂曲》旋律重製而成的嘻哈節奏中,饒舌歌手鍾翔宇用押韻尖銳質問,高舉的自由民主「到底是誰的自由民主?」1993年出生的鍾翔宇、成長於美國,母親是台灣人,父親是韓國華僑。2018年曾以《炮打司令部》專輯入圍台灣有「獨立音樂金曲獎」之稱的金音獎「最佳專輯獎」。他在接受本刊專訪時指出,饒舌只是一種音樂類型,也是一種思想工具,具有社會影響力。

多維:最早是在什麼機緣讓你愛上了饒舌(Rap)這類型音樂,並開始投入創作?

鍾翔宇:最早是小學五年級打電玩時在配樂中聽見。差不多的時間點,在唯一沒有按成績和社經地位被隔離教學的體育課堂中,可能我看起來比較宅,一名黑人同學就給了我一張饒舌歌單,請我協助下載,從那時起我也開始會主動去找各種饒舌歌來聽。

為什麼會愛上這種音樂,小時候單純是因為饒舌歌詞中充斥髒話,聽起來很爽這樣。以前可能會覺得那些頌揚底層黑人匪幫生活,藉不法勾當「逆流而上」,或實際上是在物化女性的歌很帥、很叛逆,但後來我開始認識到,這些歌詞雖一定程度反映了現實,表面上叛逆,卻也是完全服膺資本主義制度和父權社會的運行。但同時,饒舌音樂能反映社會黑暗面、控訴個人生活和社會不公,歌曲中會表現出的「我們是弱勢,但你打不倒我們」的精神,也是吸引我的原因。

由於饒舌音樂創作門檻低,我開始投入詞曲創作是2010年我17歲的時候,當時我買了第一支麥克風。最初也是想練習寫中文,所以就開始玩起來,也開始嘗試編曲。早期為什麼會寫《野格炸彈》這首講飲酒經驗的歌,是由於美國合法飲酒的年齡是21歲,當我時還是個「屁孩」,覺得飲酒和唱誦它,有種做壞事的快感。

鍾翔宇專輯同名歌曲《星星之火》,開宗明義地表達了他反帝國主義的核心概念。鍾翔宇專輯同名歌曲《星星之火》,開宗明義地表達了他反帝國主義的核心概念。

多維:從你高中時創作唱誦飲酒作樂的《野格炸彈》,到近期反思美國霸權的《你所謂的自由民主》,以及那首在平壤拍攝MV,歌詞內容企圖打破人們對西方民主和「極權的北韓」迷思的《流言蜚語》,從中可見到你思維和價值觀有明顯的左傾。你是如何有了這樣的思維轉變?

鍾翔宇:我想每一個人從17歲到26歲的階段,都會經歷非常多的變化。或許在美國是少數族裔的關係,從小到大就會認識到很多事情,並不是學校或媒體說的那麽簡單,這就鼓勵了我想多讀書、自己找答案,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

我大學是主修經濟與金融,當時在商學院讀金融時,相較於富二代的同學,覺得自己格格不入。而金融課程不會去教你理論發展的時空背景與來龍去脈,只是要培養你到銀行工作。這階段起,我開始主動研究跟「帝國主義」有關的東西,主要也是因為自己覺得課本上好像少說了些什麼。因為我發現學校教的經濟學,都是在合理化帝國主義的行為,它們強調市場決定一切。

此外,大學時有一個美國、伊朗混血的同學,與他的談話和交流,令我印象深刻。他跟我說的一些事情,我當下也沒有馬上被說服,卻也促發了我去思考一些事情,並希望我的音樂也能如此啟發人們思考。

記得當時我會質疑「共產主義是否殺了很多人?」等,但他會說,「資本主義制度在更短的時間害死更多人,比方說美國對伊拉克的經濟制裁在幾年內就害死幾百萬人」等,之後我也開始思考到,為什麼美國明明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卻連自己的窮人都照顧不好,更意識到一件事就是,在社會主義國家,不管一個人怎麼死,就算他是被車撞死,都會被說是共產主義害的;但在資本主義國家,一個人的死什麼原因都有可能,就是跟這個經濟制度無關。

多維:饒舌音樂的歌詞是相當重要的組成成分,它在形式上較能講故事或揭露社會黑暗面,但饒舌音樂的「批判性」似乎都僅建立在揭露現象的層次,你對此有什麼看法?

鍾翔宇:從自由主義角度來批判時事時,因為這就是佔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所以需要解釋的東西沒有那麼多,但現在我從左翼的角度在講述事情的話,如果我仍是用簡單的方式處理,人家可能會把我當瘋子,我得稍微讓人知道我思考的脈絡是什麼。

我認為用饒舌反映現實不一定就屬於「批判」,揭露現象是批判的一種,但真正的批判應該要能指向現象背後的結構性因素,例如有些人會用音樂批判或抱怨社會現象,而他們卻不認為這些現象背後的制度因素是個問題。

從《星星之火》這張專輯目錄的字裏行間,鍾翔宇的左翼思想傾向躍然呈現。從《星星之火》這張專輯目錄的字裏行間,鍾翔宇的左翼思想傾向躍然呈現。

多維:由於你現在的歌曲題材都是相當嚴肅的政治、社會議題,特別在觀點上也不那麼「政治正確」,在你創作的過程中會不會擔心沒人聽或別人聽不懂,或會怕被貼標籤說自己是在「說教」嗎?

鍾翔宇:我相信還是有這樣的市場存在,例如我以前做音樂是要花錢的興趣,但現在可以說是零成本、還可以賺點外快的興趣。我的聽眾不見得是喜歡饒舌音樂的人,而可能是關心社會議題的人。

創作時一定會去想怎樣讓更多人聽得懂我的東西,例如一張專輯中有些歌曲的題材可能比較多人聽得懂,有些比較少人聽得懂;但我也相信,這些難懂的議題,可以引發部分人的好奇心吧。當然,聽不懂不完全是聽者的責任,我也有責任要思考,怎麼儘可能把複雜的東西說得簡單一點。但現在做不好的話也沒關係,就透過實踐而學習吧。

是不是會覺得自己在說教?我覺得任何文藝作品或多或少都有這個成分,只不過主要的文藝創作都是在鞏固現有佔統治地位的意識形態。我的音樂取向,就是把一些事情攤開在聽眾面前,希望讓聽眾去思考,比方說主流的說法會一天到晚說北韓很壞,但世界上監禁率最高的國家其實是高舉人權的美國,美國在「人權」幌子下,違反人權的事所在多有,實際上比它譴責的國家還過分,然而這些問題並不會被討論。我不會認為聽眾都一定要懂這些事情,也瞭解到我們的社會環境讓大部分人都不懂這些東西。這是為什麼我會想做這樣音樂的原因。

多維:2018年入圍金音獎最佳專輯的感想是什麼?據瞭解,你未來人生的規劃並不是以音樂創為主業,而是打算回美國研讀電腦學科,從事相關工作?

鍾翔宇:入圍金音獎,我當初是滿意外,但不論是否得獎,都不會是我創作的動力或創作的目標。不過在某方面來說,這確實是種肯定,它的意義在於能讓家人知道,我不是在浪費時間,也能讓多一點人認識到我是誰。

至於我的創作類型,假如沒有音樂以外的生活,我要寫什麼?我覺音樂人若是單靠音樂吃飯,他們的題材就會受限,其創作可能就無法與民眾真實生活有共鳴。專職音樂人關心的,可能會是怎麼創造產量,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相關閱讀

西媒爭議中國展示的新王牌殺器

中國30日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了一次大閱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了這次閱兵,并發表了講話。對於這次閱兵,西方媒體也是十分關注。

中印邊境對峙 印高官提撤兵條件

日媒:朝鮮28日所射導彈創多個全新特征

劉亦菲幹爹小女友晒哥大錄取通知書

日本男女平均壽命創新高仍被一地超越

觀察站:紅牆內外 北京打擊山頭主義這5年

孫政才的落馬,勾起外界對於“薄王遺毒”的好奇,神秘的政治詞彙背後,是中共對於山頭主義的高度警惕,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正經暦一次新政治的轉型。

溫碧霞走出婚變陰霾 與老公共慶51歲生日

被強製?蘋果商店下架中國區VPN

外國美女天安門前秀絕技引圍觀[圖集]

郭文貴周旋國際刑警取消“紅通令”未果

熱門新聞
下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
上一篇 北京暗中搶跑聯合國 朝鮮無緣亞投行